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从野孩子、Joyside到大波浪,乐队还在夏天等春天_娱乐

发布日期:2020-08-10 08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燃财经(ID:rancaijing)原创

作者 | 李秋涵

编辑 | 赵磊

“摇滚乐队参加综艺节目,是一件特土的事情吗?”今年知乎上没有网友再这样发问了。

第一次录制综艺的体验还算不错,唯一让野孩子不习惯的是要化妆。五人平均年龄40岁以上,早上八九点到化妆间排队,每人得化半小时,“老的,小的,都在化”,吉他手马雪松说着笑了起来。他们和Mandarin被分在一处,后者最小成员1998年才出生,那时野孩子已成立了3年。在后台,他们和在大理时一样踢毽子,录制结束前,还把毽子送给了最常一起踢的超级斩。

《乐队的夏天》让乐队这块价值洼地被重新激活,第二季吸引来更多资深乐队,覆盖老中青三代。除了地下摇滚之王Joyside与殿堂级民谣乐队野孩子,还有达达、木马、声音玩具、后海大鲨鱼等知名乐队,以及以超级斩、Mandarin、椅子乐团为代表的新生代乐队。

从民谣到新浪潮,民谣酵母、资深乐评人郭小寒告诉燃财经,这一季乐队风格构成明显更多元了。

来源 / 百度百科截图

“夏天来了,新的浪潮又将涌起,会将我们带向哪里呢?”,第一季开播前新裤子主唱彭磊发表参赛感言时,对未来还充满不确定性。现在,他们被邀请到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里当嘉宾,此前一年时间里,他们接受采访、参加演出、上综艺节目,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流量和掌声。

与乐队相关的音乐公司也受到更多关注。2020年,摩登天空与行业巨头TME(腾讯音乐娱乐集团)签订“联合声明”计划,推出“乐队X说唱”联名单曲,还和B站、京东等合作,推出线上直播的音乐节。在2019年乐夏热播期间,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钱实穆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,公司IPO进程已有内部时间表,双方都有多家乐队参与乐夏录制。

如果说《乐队的夏天》第一季仅是行业试水,那么第二季明显被赋予了更多的商业化期待。现在,新的浪潮又将涌起。这一年时间里,行业向前迈出了多少?这股浪潮还可持续吗?未来乐队文化又将去往何方?

“他们(乐队)想通了。”谈及这季乐队阵容,不止一位资深音乐人告诉燃财经,乐队对于节目的态度明显更开放了。

第一季乐夏结束,盘尼西林经纪人徐凯鹏就有劝好兄弟Joyside参加节目的打算。这不是个轻松的活儿,作为2004年Joyside第一位经纪人,当年五月天来北京的第一次演出,他安排Joyside暖场,一度被主唱边远拒绝,后来是看到徐凯鹏生气了,他才妥协答应。那时,地下乐队和流行音乐严格保持着距离。

这一次参赛,只有边远还是迟疑。“其实跟平时演出没什么区别”,Joyside贝斯手刘昊不掩饰意图,“活在地下,我凭什么。那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,上节目的乐队没有一支差的,地下跟商业没有冲突。”

一直以来除了音乐节与巡演,乐队缺乏走向市场的出口,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抗拒综艺和商业。起初乐队们不愿参加比赛,和之前乐队相关综艺内容不尽人意有很大关联,《乐队的夏天》第一季播出后才让他们打消部分顾虑。据导演组透露,截至乐队选定前夕,通过巡星计划报名的乐队有500多支,收到的推荐邮件达1000余封,足见乐队们前后态度的变化。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

Power by DedeCms